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一位高位截瘫者的重生:要带父母走古丝绸之路

2018年1月13日 上午4:25
32 0
一位高位截瘫者的重生:要带父母走古丝绸之路

  将轮椅靠近床铺,取掉左侧的轮椅把手,左手支撑在床单上,随着臂膀的移动,右手在接触到床单的同时,整个身子也一起上床;紧接着,便是翻身平躺。1月8日下午2时30分,这一幕发生在渝中区华庭锦园小区。

  经过和病魔的不屈抗争,虽未能改变高位截瘫的残酷现实,但高旭希望,能将电影《七十七天》进行真实演绎,通过重走古丝绸之路,传递更多正能量的同时,让此次旅行成为自己救赎和重生之路的起点。

  长时间的疼痛,夜间表现得尤为明显,熬过一夜通常汗流浃背。8日上午11时30分,进入1个半小时的蜡疗时间,高旭也借机短暂休息,他进入了梦乡,又重新回到了学生时代。

  2009年,刚研究生毕业的高旭,从140多人中突围成功得到重庆巴蜀中学的正式编制,也是当年同期入职的唯一一个大学生。仅第二年,他就将“优秀班主任”的称号揽入囊中。

  2013年12月19日,对高旭来说,是个永远都挥之不去的痛。当天,他在沙坪坝区磁器口古镇赏玩夜景,和同事骑摩托车返回渝中区大溪沟。途经沙滨路时,前面一辆相距不到50米的出租车,临时掉头。

  出租车没有闪灯,等高旭反应过来时,已是“轰”的一声。他被摔出3米多远,陷入短暂昏迷中。同事的脸遭擦破了皮,高旭没有外伤,也没有明显疼痛感。他下意识摸了摸双腿,没了知觉。西南医院的一纸“胸椎二三爆裂性骨折压断神经”的诊断,将高旭推入了冰窟。

  2014年7月1日,也就是遭遇意外的第二年暑假,妻子老家探亲,将1岁零3个月的儿子也一起带了回去。直至秋季开学,也未能等到妻子归来。后来他了解到,妻子已在重庆办了离职手续。

  生活,终究还得继续。2016年初,高旭开始重新寻找生活方向与目标。他加入高位截瘫患者微信群,看一些相关方面的书籍和视频。期间,电影《七十七天》深深打动了他。

  该影片中,在都市生活中迷失自我的老杨,和一位因在冈仁波齐观看星空而失足坠崖导致高位截瘫却积极乐观的女摄影师蓝天,共同携手,相互打气,走出绝望。

  当年6月,他开始购买书籍,查找资料并构思如何筹划。8月,计划出行上海,测试身体的承受能力,但因电动轮椅电池超标未能成行。之后,退而求其次,计划独自乘高铁出行成都,结果10月成行,证明身体在短时间的旅行中,没有不适状况。

  2017年国庆节,高旭到渝北空港新城的一所驾校报名,11月17日便拿到了C5驾照(右下肢残疾、双下肢残疾以及听力障碍、右手拇指缺失或手指末节残缺五类人员驾驶汽车),只用了一个半月。“尤其是科目二,连续10天,吃住都在驾校。”

  高旭的近期目标是,要带着父母重走古丝绸之路。为此,历时1年半的准备,他共阅读112本书籍,观看纪录片、百家讲坛等相关影视资料,达到1800多集。

  受高旭的坚强所感动,初中同学郑文亮决定,帮他一起完成旅行,去看看中亚五国,以及伊朗、土耳其、希腊、意大利的风土人情。为此,在高旭出行华东时,郑文亮驾驶摩托车,从东北出发,历时一个半月到达新疆,并初步探明行走路线。

  重庆晚报记者联系上了高旭所在的重庆巴蜀中学。“当时,我们听到他遭受重创时,都很震惊。他面对挫折后的努力和坚强,我们都有目共睹。”该校党委书记舒义海说,此前,考虑到高旭的实际难处,校方有考虑过请他回学校图书馆上班,但他更希望重返讲台。

  “既然还活着,就不能白白来世上一遭。”高旭说,要不然,自己也会成为台词中的“很多人”之一。现在,犹如在攀登悬崖,进,可达目的地;退,则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来源: health.huanqiu.com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