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中纪委机关报批8种贪腐官员装高雅 祁同伟独占其5

2017年4月18日 下午11:55
30 0
中纪委机关报批8种贪腐官员装高雅 祁同伟独占其5

记者发现,该文历数8种装高雅的套路——入会所、打高尔夫、跳华尔兹、品拉菲、抽雪茄、养宠物、玩玉石、喝年份茅台等。而在“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剧”《人民的名义》中,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竟然独占其5。

从这个角度讲,这位“祁厅长”可以称得上是众多贪官,尤其是广东首虎万庆良、安徽首虎倪发科、吉林首虎谷春立、河南首虎秦玉海这四只首虎的超级缩影。

中纪委机关报的文章认为,凡善装之人,大多都走向了牢狱。贪官一般有两种“装相”:有的装穷,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有的装高雅,入会所、打高尔夫、跳华尔兹、品拉菲、抽雪茄、养宠物、玩玉石、喝年份茅台等,直接或间接地大肆挥霍、大额受贿。

记者发现,正在热播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中就有一个角色干过其中的5件事——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他不但在十八大后依然视若无睹地多次出入高级会所——山水庄园,还暗藏其中偷偷打高尔夫、抽雪茄、喝年份茅台、品红酒。

比如抽雪茄,下属为了讨好这位祁厅长,自己点好后双手奉上,而其使用的正是被称为“古巴雪茄之王”的Cohiba——高斯巴雪茄烟,其官网价格一盒在200美元至400美元不等。

比如喝茅台,祁同伟多次表示不愿邀请他的学弟,也是汉东省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参加同学会,原因之一就是“不愿陪着一起喝二锅头”。而就在暗杀侯亮平的鸿门宴中,茅台酒也赫然摆上了祁同伟的餐桌。

《人民的名义》爆红之后,网友纷纷掀起“找原型”的热潮,比如首个出现的小官巨贪赵德汉被认为是国家能源局原副司长魏鹏远、副国级贪官赵立春被视为白恩培和苏荣,连剧中出现的姐妹情妇都有人称其原型是山西胡氏姐妹花。但对于祁同伟,大家普遍认为未有原型,而是众多贪官的缩影。

从这个角度看,也就不难理解,这位祁厅长为何“五毒俱全”。当然,正如一些评论所指出的那样,《人民的名义》之所以大火,是因为现实远比艺术更令人触目惊心。

2015年12月,中纪委官网曾通报过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津(正局级)严重违纪问题。通报称,他组织和接受公款宴请,每餐“燕鲍参翅”等高档菜肴必点,茅台、五粮液、特供保健酒必上,而且一般茅台酒不入口,要喝就喝15年、30年的年份茅台酒。遇到风声紧、查得严时,就事先叮嘱人把茅台酒倒入矿泉水瓶,改头换面后带到饭店,冠冕堂皇地摆上酒桌。

贪官爱喝茅台,更爱别人送他们茅台。比如内蒙古自治区供销社原党组书记薄连根,接受宴请只喝茅台酒,一桌宴席上万元是常事。他曾经让人一次就给他送上10箱茅台酒。而河南信阳财政局原局长李敦峰更猖狂,他在2013年至2016年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收受下属单位和管理服务对象送的礼金17.4万元、茅台酒39件。

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倪发科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对此,他剖析自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多年来,我没有学会抽烟、喝酒、打牌、玩麻将,但我偏偏痴迷上了玉石玉器,让疯狂的石头,把我绊倒,摔下万丈的深渊。”

记者了解到,检察机关指控的约1300万受贿总额中,近千万的玉石、玉器和奇石,占比70%。而作为回报,他为这些企业的房地产开发等项目滥用权力,当“掮客”拉关系,违规给予政策优惠、落实用地指标等。

另请阅读: 首个油气改革顶层方案落地

中央在对万庆良双开的通报中明确指出,他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多达70次左右。而就在他落马前两天,还到白云山风景区里的一家餐厅。它名义上是餐厅,实际上却是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

万庆良包间的布局是:有一个很大的木屏风,摆了两张餐台,大概可以容纳20个人左右吃饭,上面一个吊灯是水晶灯。一套沙发是接待客人喝茶用的,供饭前休息。当时还配备了高档音响和灯光设备,除了吃饭,还可以唱卡拉OK、跳舞。据万自己说,跟老板们一起活动,都不用自己买单。

至于谷春立,中纪委通报称,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一大酒店一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2013年10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三四十次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在私人会所安排的宴请。

违反有关规定取得、持有、实际使用运动健身卡、会所和俱乐部会员卡、高尔夫球卡等各种消费卡,或者违反有关规定出入私人会所,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

中纪委机关报文章指出,高雅是高尚的、淡泊的、自律的。那些贪官身上体现的“高雅”,只不过是假高雅而已。2014年,新华社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贪官各种各样的“雅好”毋宁说是“雅贿”。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雅贿就是冲着领导干部的各种雅好而“登堂入室”。玉石、字画、古董、名品、瓷器、邮票、学历、健身卡……可以说,领导干部的爱好有多少,贿赂的花样就有多少。

打着高雅旗号,背后却是低劣的权钱勾兑。比如河南守护秦玉,海痴迷摄影,商人曹某为讨好他,在2012年至2014年间为其出版画册等,累计花费580多万元。巨额的付出换来多少利益呢?仅广告费一项,秦玉海就帮助曹某的公司获得7685.5万元,利润率高达76%。

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指出,“雅贿”多发,是权钱交易向更高端的“权色交易”转化的表现。“色”泛指“非物质贿赂”,不直接表现为金钱的状态,获利空间大,隐蔽性强,钻法规的空子。

他深层次分析认为,“雅贿”也是权力过分集中造成的腐败。不能仅从终端、微观层面加大打击,而是应强化制度反腐,科学地配置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预防和治理发生的腐败。这就需要各部门密切配合、多管齐下,扎密制度之笼、织好监督之网,最主要的是营造风清气正的社会风气,吹散腐败的污秽浊气,让各种变形的贪腐行为彻底没有生存的空间。

另请阅读: 住建部发文规范租赁市场: 出租人不得单方面加租

来源: huaihai.tv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