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乐视业绩变脸 遭遇易到高管集体辞职

2017年4月21日 下午12:58
3 0
乐视业绩变脸 遭遇易到高管集体辞职

几乎同时,易到三位创始人发布联合声明集体辞职。联合声明指出,在2016年6月之后,易到创始团队周航、杨芸、汤鹏就逐渐淡出了管理层,只不过“应乐视要求,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就出现名留实走的方式(对外保留职务,保留人事关系并领取象征性薪酬),同时并未高调对外公布”。

“提不出来钱已经一个多月了,之前都是10天提一次,直接用APP,新年后突然发现提不出来了。”王师傅向记者介绍说。在记者将要离开的时候,排队的已经到了301号,虽然办理速度较快,但是司机仍然显得焦虑,工作人员并没有当场结款,而是告知司机在16个工资日内打到银行卡上,到期后能否落实目前仍未可知。

王师傅还告诉记者,由于易到不能按时提现,司机纷纷罢工,北京某租赁公司30辆车现在集体躺在了车库里,当天该公司老板也来到易到为几十位司机和自己追讨欠款和押金。

在易到总部,记者碰巧遇到了公关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公司会有对外统一的答复,如果有问题可以进行书面提问。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易到方面对记者的提问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殷先生是易到司机临时群的群主,他告诉记者“其实用户才是最大的受害者,现在即使用户出高价,我们也不敢接单了,有些客户充值了很多钱,现在用不了也无法提现。”

打开易到APP,其显示目前充值的最低额度是200元,而如果想要获得返现则最少需要充值400元,充得越多返的钱也就越多,如果充值之后想要将钱取出只能3天之内申请。

北京某易到用户向记者表示:“当初选择易到是看中了其服务好、优惠力度也比较大,当时充了好几万,现在还有两万多在账户里。最近一两个月打车变得困难起来,司机不愿意接活,反而用滴滴变得方便。如果打车问题得不到缓解,自己会考虑维权。

根据2016年7月易到官方披露的数据,自2015年11月17日开始“100%充返”活动以来,用户累计总充值金额超过60亿元。共有超653万人参与,人均充值918元,复充率达67.4%。而后易到调整了充返额度,并声称开始进行“生态充返”,直到目前,进入易到APP界面,“充值返现”四个字还停留在图标中最显眼的位置上。

有业内资深律师向记者表示,2012年商业部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这个办法专门针对超市、餐饮等预付费卡的管理,主要是为了防止老板携款潜逃。我们常见的理发店、美容院收预付款就要按照这个办法进行监管。

他还告诉记者,预付卡相关规定出台较早,那时候并没有涉及到如今兴起的互联网共享业。但其实包括共享单车押金、预付打车费都属于预付消费,同样也应该纳入管理。对于零售业,工商部门在收取预付款方面非常警惕,既有最高额度的限量,也必须备案。像易到这样的平台稍稍运作便几个亿收入囊中,但在监管上却处于真空地带。

互联网金融领域专家欧阳日辉向记者表示,共享经济发展模式中首先要防控风险,用互联网的方式发展预付卡,如果监管不到位,风险很大。如果以吸收用户的钱作为盈利点或者烧钱来源,这是伪共享经济,是对共享经济的污名化。

之前曾有媒体爆料,在2016年易到就曾为寻求新融资做准备,寻求挂牌新三板无疾而终。在2017年,易到加入Splyt全球出行联盟,意图海外上市,最后也以失败告终。

同样是在4月20日晚,乐视网发布的年报显示,2016年乐视网营业收入为219.5亿元,同比增长68.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55亿元,同比减少3.19%;基本每股收益0.29元,同比减少6.45%。

值得注意的是,审计后的结果和乐视网此前的预测并不相符。在此前的业绩预告中,乐视网预计营业利润为4479.14万元,而经审计后为-3.37亿元,变动幅度高达-853.49%;在2月27日发布的业绩快报中,乐视网原本预计利润总额为4019.35万元,但实际为亏损3.29亿元,变动幅度高达-917.81%;相对于此前公布的预计7.66亿元的净利润,最终审计后只有5.55亿元。

对于利润减少,乐视网在《关于2016年度经审计业绩与业绩快报差异的说明及董事会致歉公告》中做出的解释是,由于放弃乐视电子商务确认为权益性交易,减少营业利润,加上实际计提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乐视致新计提破损屏减值准备等事项,总体导致利润总额与业绩预告差异-3.69亿元。

天眼查资料显示,目前乐视网监事吴孟是北京东方云车第一大股东,占股66.67%,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周航占股25.33%;其他股份持有者为易到高管团队和其早期投资人。作为乐视网子公司,易到陷入危机,也将牵扯到上市公司乐视网。

有投资人向记者表示,目前易到被乐视控股,创始人没有实际控制权,订单还在萎缩,想找到投资人接盘难度很大。况且易到目前并没有网约车牌照,这也是易到获得再投资的一道障碍。

业内人士表示,共享经济未来一定是长久的趋势,但在国内每个领域细分的商业模式,都有太多的创业团队复制,使得行业风险凸现。如多年前的“千团”大战,最终99%的项目都死掉了,最后“剩者为王”。互联网模式都会是从创新到仿效,至竞争白热化到淘汰的过程。互联网很多商业模式的门槛较低,是依靠商业模式取胜,并非是依靠科技含量取胜。其实在马云创建阿里巴巴的时代,同时做电商的还有8848、炎黄新星、卓越等,最终只活下来几家。互联网经济就是赢者通吃,规模效应。

目前乐视网市值超过600亿,在创业板中位列第五,远高于国内其他同类上市公司。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乐视生态的整体来讲,乐视网和整个乐视生态的界限一直很模糊。对于整个乐视生态来说,乐视网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融资角色,高市值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乐视生态故事和投资者对乐视未来的想象。在致股东的公开信中,贾跃亭明确指出,“上市公司是乐视的根基,未来将战略聚焦乐视网”。

即使不谈乐视挪用资金是否属实,乐视也已经暴露出了其治理和经营方面的问题,并非只是钱的问题。如果易到危机得不到妥善处理,那么在二级市场,乐视网可能会引发更大风险,从而危机整个乐视生态。

从乐视手机欠款百亿到核心高管丁磊离职,乐视危机近半年来频繁发生,在引入孙宏斌150亿战略投资后,乐视的前景开始乐观起来。而没过几个月,在易到的牵扯下,乐视危机再次爆发,不知道这次贾跃亭还能否撑得过去。

来源: finance.sina.com.cn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