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媒体揭秘:中纪委八大“内鬼”都干了啥?

2017年1月6日 下午11:00
28 0
媒体揭秘:中纪委八大“内鬼”都干了啥?

  “打铁还需自身硬”,“严防灯下黑”,此系十八大以来,本届中纪委的“高频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就经常把这些高频词挂在嘴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去年9月23日,在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工作座谈会上,王岐山曾表示,十八大以来,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违纪干部3400多人,中央纪委机关查处处置14人。

  就在十八届中纪委七次全会召开前两天,中纪委三集反腐大片《打铁还需自身硬》播罄。片中显示,2015年1月到2016年11月,全国因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被问责的纪检干部有4800多人,中央纪委查处的机关干部则达17名。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其中8人,在反腐大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出镜。其中有两个正局级:魏健,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明玉清,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

  3个副局级,分别是:罗凯,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中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

  魏健就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戴春宁案;刘建营也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还曾参办白恩培案等多起大案要案。袁卫华参与查办过辽宁慕马案、武长顺案等。原屹峰曾经参与查办过万庆良案、朱明国案。曹立新则是2008年“9.8山西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的主要调查人员之一。

  魏健是十八大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2014年5月4日,他跟往常一样上班,没料到的是,在自己的办公室被带走。被调查后,他一夜白头。

  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向他行贿的人员达一百多人,其中既有官员,也有老板、同学、同乡。除了借办案、核查线索谋利之外,魏健案还有一个显著特点,他借助职务影响力,向地方官员打招呼来帮人办事,例如帮人升官、安排工作、打官司、揽工程项目等等。

  魏健说,其受贿所得都藏在一个房子里,“我平常也没时间花钱,再一个我家里条件也不错,所以这些钱呢,真的就是,收来以后,我就往那屋子里一扔,就是这样,一锁就拉倒,好多这些钱没花。是拿什么?是拿自己的安全、是拿自己一辈子的这种前途作为代价啊,你傻不傻啊?我想想我真是傻啊”。

  专题片评述说,明玉清“与多名领导干部、商人老板关系密切,党的十八大之后,明玉清仍然与他们频繁出入酒店,大吃大喝,继续进行权钱交易”。“有一些地方省部级领导干部,甚至上门到明玉清家里吃饭送礼”。

  去年11月1日,退休8个月的明玉清被立案审查。“我在这个机关(中纪委机关)工作27年了,一直都是张着嘴说别人,尤其是过去拿着镜子是照别人,没有照过我自己”,他说。

  “自己的问题的发生确实是从这些小事,从吃喝,从收小的购物卡,从这些事情开始”,曹立新回忆,他曾经抵制过一些诱惑,但碍于情面,没有拒绝一些饭局吃请。

另请阅读: 莎普爱思两万字超长公告回复监管部门:广告符合规定

  山西交通厅窝案涉案人之一、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冯朝辉,就是从饭局打开了突破口,多次行贿曹立新,让曹帮他升官。冯朝辉因其它问题被调查,也把曹立新交代了出来。

  罗凯曾联系天津,期间从一开发商手中,以大约三折的低价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之后,他就多次为该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罗凯通常并不直接向地方官员提要求,而是通过饭局把该开发商介绍给官员认识,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

  刘建营的问题,多与家人有关,安排家人在某私人老板的公司挂职吃空饷、帮家人承揽经营项目获取利益等等。长年出差在外,他觉得自己对家庭有所亏欠,就通过上述方式“弥补”。

  “为官伤亲,就是做清官,那你就要放弃一些个人利益,包括家里人对你的一些诉求,会得罪亲人,会伤了他们的心”,刘建营说,“但是你要是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要求自己,你还只能去那么做。一旦开了个口子,想不伤他们的心,最后就可能会造成对他们心灵的更大伤害”。

  罗凯将跟自己来往密切的开发商,介绍给了申英。申英也像罗凯一样,在饭局上,把其他官员引荐给这名开发商。专题片评述说,“他们(申英、罗凯)只需在饭局上出个面,就能为商人带来巨大的利益”。

  2014年,中纪委机关出台了一项制度,各部门负责人到下属家中家访,体现关心与爱护。这个制度实施时,原屹峰已经住到了商人提供的住宅里,怕被领导发现,他就决定演戏,在自己并不居住的房子里接待领导家访,还事前排练,告诉妻子怎么说、怎么做,还把一张全家福搬到了这个假的“家”里。

  “说了一个谎话,可能就需要成百上千的谎言去掩盖”,原屹峰说,家访后,有时搭领导的车,都把他送到那个假的“家”里。“所以就延续着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

  原屹峰的这场戏,一直演到2016年7月,根据有关单位转来的问题线索,发现他利用纪律检查权谋取私利,收受财物240.8万元,同时还发现涉嫌收受巨额贿赂的其他问题线索。

  袁卫华曾经是高考状元,北大高材生。从2004年开始直到2015年案发前,他通过“卖案情”牟利,以案谋私,泄露问题线索、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等,从官员手中“换”取工程项目,然后转给其父的工程队。11年间,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

  回顾自己的贪腐过程时,他说,“我的求学之路是很顺的,始终是第一第一第一第一,一直到北大。因为我当时对自己仕途的发展是一种比较快速的规划,希望能够尽快地进入处级这个岗位。但是这个目标情况之下,如果顺便能生活更好,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另请阅读: 莎普爱思:2.62亿元广告费吆喝出7.54亿滴眼液营收

来源: news.sina.com.cn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