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尼泊尔人聊两个巨人邻国:盼与富强中国互联互通

2017年9月13日 上午3:11
11 0
尼泊尔人聊两个巨人邻国:盼与富强中国互联互通

  【环球时报赴尼泊尔特派记者 范凌志】从“世外桃源”不丹来到尼泊尔,最直观的感受便是这里显得“烟火气”十足,也更为“开放”。刚下飞机,《环球时报》记者就在出关通道上看到一幅“中国商品市场,距离加德满都150公里”的落地广告;走出机场,三一重工的巨型广告牌赫然出现在眼前。这样醒目的“中国元素”在不丹基本见不到。在此前中印洞朗对峙的敏感时期,不丹和尼泊尔频频被提及。前者能沉默就沉默,后者却时常发出声音:尼泊尔政府表示持中立立场;两大民间机构促印度撤军;当地电视台组织专题讨论,在场专家力挺中国。显然,虽同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都被认为是印度的“势力范围”,但尼泊尔接近甚至拥抱中国的渴望要比不丹强烈得多。在加德满都走访时,记者经常感受到尼泊尔人对中国的好感。尼泊尔前总理奥利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无论什么时候,“尼泊尔都是中国人的朋友”。

  “在加德满都经商的中国人大概有二三百人。”8月的尼泊尔正值炎热的雨季,山东汉子王云鹏坐在餐馆吹着风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大多数人从事餐饮、外贸和旅游”。2008年到加德满都打拼的王云鹏,如今在游客必去的泰米尔区经营“嘉麟阁”饺子馆。这家餐馆凭借正宗的口味和老板仗义好客的性格在当地已小有名气。《环球时报》记者此行的落脚处就是这里。

  饺子馆位于一个丁字路口旁,在一栋建筑的二层。向外望去,狭窄街道上空杂乱的电线纷繁交错,为两侧低矮破旧的小楼输送着不稳定的电力。小楼旁边有大小不一的旅行社招牌,大部分都密密麻麻地写着中文:“最便宜的博卡拉机票”,“中国朋友免费咨询,送地图”……店主们坐在狭小柜台后面,机敏地捕捉每个路过游客的目光。一旦发现目标,一番中英尼三国语言夹杂的尼泊尔式推介是少不了的。

  泰米尔区的街道和中国胡同的宽窄差不多,但体形小巧的“奥拓”出租车仍能在坑洼的路上穿梭自如,招手即停。司机永远不打表,如果看出你是游客,比正常价格翻一倍的价钱就是他们的“底价”;如果你坚持给他们正常价,他们不会生气,反而会笑嘻嘻地摇头,那意思是:“好吧,被你识破了。”

  “我们尼泊尔人最喜欢中国人!我说的是真的。”一名年约50岁的出租车司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人很努力,会赚钱,你们帮了我们很多。”说话间,车停在了十字路口,一名乞丐将手伸进了车里向记者要钱。刚想掏零钱,司机摆手制止:“不要给,他们都是印度人,很懒。你要是给了他,一堆人都会过来的。”

  乞丐面无表情地走向下一辆汽车,在毒辣的阳光下飞扬的黄尘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工作”。在加德满都,尽管天空明净无云,但地面常常尘土飞扬,即使在现代化大街上也是如此。在尼泊尔攻读博士学位的辛雨(化名)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尼泊尔的市政建设存在很大问题,“土地可买卖,购买后变为私有,因此有的居住区附近道路无人维修;而公有地块由于政府效率不高,维护不及时或不到位,路况也很差”。

  夜幕降临,稍微往市郊走一点,路灯就消失了。不过,街面依然热闹:缓慢腾挪的汽车喇叭响个不停,车灯照出前方横穿马路行人的身影,路边的垃圾堆散发着异味,与修了一半的工地不分彼此,远处小店的彩色灯饰看起来更像是为这混乱的场面助威。还好,即使如此,人流车流最终都能找到自己的路。这个贫穷国度的形象开始逐渐符合记者此前的想象:风险里蕴藏机会,无序中自有平衡。

  “其实尼泊尔可以发展得更好,因为我们的矿产资源非常丰富,铁矿、铜矿、铀矿等等都有。”尼中合作协会主席普瑞姆·沙格尔先生很认真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若不是因为南边的邻居……”

  从地图上看,尼泊尔的国土近似于一个长方形。常居尼泊尔的文化学者叶凉向《环球时报》记者描述这个国家的地缘文化:“虽然面积仅接近安徽省,但民族、信仰和地理构成很复杂——南部平原洼地类似印度,北部山区源自藏区文化,中部谷地是典型的尼泊尔独有文明。作为一个喜马拉雅内陆山国,仅有的两个邻国就是中国、印度。正如‘大尼泊尔’创立者、沙阿王朝首任国王普里特维·纳拉扬·沙阿所说,‘尼泊尔就像夹在两块巨大岩石中的土豆’。”记者在尼泊尔采访的学者基本都认同沙格尔的上述观点:这块“土豆”没有长得更壮,是因为印度这块“岩石”对它挤压得太厉害。

  尼泊尔特里布文大学教授南达·辛格(Nanda Bdr Singh)研究领域诸多,他是一位生物学家,同时研究国际关系长达38年。不过,他更愿意被称为“中国问题专家”。笑起来颇像美国喜剧明星金·凯瑞的辛格,谈起与印度有关的话题时表情变得很严肃。“尼泊尔的东、西、南三面都与印度接壤,从尼泊尔到印度加尔各答港就有22条商定的贸易路线,15个过境点。”谈起印度影响力,辛格说:“问题是,我们是独立国家,不应该接受常驻的外国军队。但印度在尼泊尔东南部比拉德讷格尔的柯西水坝地区设有一个特种陆军基地。尼泊尔曾强烈要求印度拆除军营,但印度忽视了尼泊尔的要求。”

  辛格说,印度会在不同时间采取不同策略来控制尼泊尔,“有时直接用军队;有时对领导人施压;有时突然宣布封锁能源物资”。辛格提到的“封锁”,最典型的例子发生在2015年。当时,尼泊尔公布的新宪法未满足印裔马德西人“单独成邦”的要求,印度要求尼泊尔修改宪法被拒后,单方面切断对尼泊尔的油气供应。陷入能源危机的尼泊尔之后向中国求助,中方提供了1000吨燃油援助。“这是不人道的。”尼泊尔前总理奥利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如此评价这场危机。

  “当时,奥利总理让我的公司从中国进口石油制品,于是我就开始联系,中方答应24小时之内就能提供。”亲历这场石油危机的沙格尔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忆说:“后来印度一名官员给我发短信,警告我如果不停止相关行动,就会有安全问题。”沙格尔并未妥协,但最终,其进口许可在印度人的压力下还是被取消了。

  沙格尔致力于中尼友好事业30年,他的尼中合作协会在尼泊尔有3.2万名会员。据他描述,早年他曾因亲近中国遭亲印势力陷害,被警察逮捕后受到酷刑。

  沙格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的协会不是谁都能加入,“我们会考察有意愿的人士,对他们有两条标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坚持中尼友好”。沙格尔表示,他的梦想就是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和尼泊尔成为一个“亲密无间的大家庭”。

来源: mil.huanqiu.com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