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微信赞赏功能取消的背后,是苹果公司和互联网的十字路口

2017年4月21日 下午12:38
11 0
微信赞赏功能取消的背后,是苹果公司和互联网的十字路口

  今天微信几乎是每一个中国智能手机用户都装、并且放在首屏的应用。根据腾讯自己公布的数字,一半的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平均每天刷 90 分钟微信。这个聚集了聊天、新闻、购物、金融等各种服务的应用对于许多人来说,就等于整个互联网。

  苹果的规定相当严格,任何数字商品的销售,包括音乐、电子书、游戏道具还有直播时的虚拟道具,都需要跳转到苹果的支付系统,苹果从中分成 30%。

  2016 年 6 月,苹果更新了针对 App Store 里应用开发者的条款。其中关于应用内付费的条款中,苹果严格规定 iOS 开发者如果想在 App内开通付费订阅、游戏币购买、内容付费、付费解锁等功能时,必须使用苹果提供的接口 IAP。开发者不能设置非 IAP 接口的购买按钮、外部链接或推广。

  目前大部分带有付费的内容 App,像映客、得到、腾讯视频等都已经接通了这样的接口。在付费时,App 是通过你的苹果 ID 扣费,而不是第三方支付。

  在苹果的规则看来,微信公众号下的赞赏按钮是一个跳转到外部支付的链接,你平时要为公众号打赏的时候,也就是点击赞赏按钮,选择金额,然后用微信支付完成。

  赞赏功能是在 2016 年年初开始内测的。当时,微信公众账号开始以邀请制逐步开放“原创”功能的内测,获得“原创”标签之后才会被邀请开通“赞赏”功能。

  在去年年底微信公开课 PRO 上,微信团队曾经解释过赞赏的使用规则,它是用户自愿赠予作者的无偿行为。赞赏不能用来募捐筹款、售卖商品,也不能用来做增值服务。

  现在在赞赏页面的最下方,你还能看到一行字:“赞赏是为表示鼓励对文章作者的无偿赠予。”在这个过程中,付出金钱的读者并没有得到实际的回报,公众号运营者可以在后台看到每位赞赏者的时间、金额。

  按照微信方面的说法,这个结果是“经过与苹果长期沟通协商”而来的,依据的则是 2016 年 6 月苹果开发者指南更新的条款:“App 不得包含指引客户使用非 IAP 机制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

  如果使用 IAP 的形式赞赏,那么原本作者能够获得 100 元的赞赏,拿到手就只能剩下 70 元。这被苹果抽走的 30 元,要么是微信补贴,自己贴钱;要么是作者出,减少收入;要么就是用户出,抬高价格,离赞赏原本的初衷就远了。

  这个会员费每月 10 美元的付费流媒体音乐服务,因为不满苹果的 30% 分成策略,去年 6 月开始,建议用户在官方网站上购买会员,而 iPhone 上的会员价格涨到了 13 美元。一个月后,Spotify 的 CEO 称,苹果应用商店拒绝通过他们的新版的应用上架。而苹果的回应是,“Spotify 绕开了苹果应用内付费的规则,违反了苹果 App Store 的条款。”

  但是赞赏形式现在并不只有微信公众平台一家有,微博文章打赏、微博问答、头条号文章、企鹅号文章以及微信的表情商店赞赏也都还可以用原来的形式付款,知乎 Live 也绕开了苹果应用内的支付,可以跳转到微信支付。

  最新一季腾讯财报显示,微信和 wechat 合并用户已经有 8.89 亿用户,但是这么多用户显然不是苹果在这一点上与微信妥协的理由,或者说,正是因为微信庞大的用户数量,苹果才不会在这里退让。

  根据最近发布的《2016 微信社会经济影响力研究》报告,过去一年包括微信游戏、表情商店、赞赏在内的微信信息消费规模近 56.3 亿元, 同比增长 20.4% 。

  苹果给出的理由是,App Store 就如同一个商店,将空间出租给开发者,开发者将收入的一部分交给苹果,用来换取在 App Store 销售的权利。

另请阅读: 安卓性能怪兽【一加5】问世,坚持“只做旗舰”的精品策略

  2010 年年底,苹果高管在内部邮件中讨论如何反击 Kindle,负责全球市场的高级副总裁菲利普·席勒写邮件给当时应用商店的负责人 Eddy Cue 说:“看着 Kindle 打出广告,iPhone 上买的书,Android 手机上也能看。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乔布斯回复该邮件说“第一步是先让所有交易都得用我们的系统,包括书(进而包括报纸和杂志)。”

  那一年 iPad 刚刚推出。发布会上,乔布斯坐在他钦点的皮质沙发上,端着第一代 iPad,在 iPad 上翻了翻《纽约时报》、杂志,看了 Pixar 的电影片段——靠着 iPad,苹果准备在数字内容上大干一场。

  原本,苹果就通过 iTunes 销售音乐和电影,iPad 推出后苹果又进入了电子书市场,竞争对手比如 Kindle 要么每笔收入都分 30% 给苹果,要么就不能在自己消费数字内容的 iPhone 和 iPad 上付款。

  这样的行为触犯了反垄断法案,美国司法部对苹果及出版商们提起了诉讼。期间,美国司法部还将指控一度扩大到了苹果的所有数字内容销售分成,要求苹果改变包括音乐、书籍、电影以及 App 内所有数字内容的销售方式。

  官司打了四年,一路打到最高法院。由于当时手机还不是主要的购买渠道,最后的点落在电子书价格联盟上,App Store 的分成方式并没有受影响。

  Spotify 等音乐服务商则曾向苹果提出指控,说苹果利用 App Store 的控制力进行不公平的竞争,说那 30%的抽成使得他们与苹果旗下的 iTunes 和 Beats 音乐竞争压力进一步加大。Spotify 也选择了用网页注册的方式绕开苹果的应用内支付,用户如果在网页上支付的话,就可以用 10 美元的原价订购 Spotify 每月的流媒体音乐服务,而不是加上苹果抽成后的 13 美元。

  Spotify 做了促销,引导用户去网站上用更便宜的价格订阅。但是苹果威胁 Spotify,如果不停止这样的促销,就要将 Spotify 下架。最后 Spotify 妥协了,但是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

  不上 App Store,就没有办法接触到这些人。许多开发者都只为 iOS 系统开发应用,或是在 iPhone 上应用上线一段时间之后,再开发 Android 的版本。

  在微信内你不能使用支付宝,也不能直接从链接跳转到这个国家最大的电商平台,在腾讯投资的许多服务里你都用不了支付宝支付。当然,反过来,阿里巴巴也是这样限制微信支付的。

  如果说,苹果对应用开发者分成,是因为为应用提供了存储、展示与购买的服务,在微信公众号赞赏这一环节里,它什么也没有提供:作者写文章,发布在微信公众平台,用户选择赞赏,打开微信支付,表达对作者的支持。

  围绕 App Store 的控制体系不但打压了可能的竞争对手,也在压制苹果不太喜欢的言论。上月刚被下架的 Metadata 就是一个例子。

  那是一个简单的应用,每次美军发起一次无人机轰炸,应用就会发布一条推送。但是这个应用的开发者来回提交了好几年,哪怕是偶尔通过审核上线了,也很快就被下架。苹果给的理由是:想谈政治,去写书或者唱歌,不要做应用。

  IE 崛起,就是微软用其商业垄断推起来的:1995 年,微软把刚开发出来的 IE 捆绑到 Windows 95 操作系统上,要求 PC 厂商在 Windows 打开的桌面上展示 IE 的图标,而不能加入网景的浏览器,否则把授权费用提高。

  苹果 iPhone 和 App Store 还没有达到垄断 90% 市场的地步,但量级也已经大到不能忽视了。3 年前,App Store 收入就已经和好莱坞在美国的票房收入相当。在发布会上,苹果高管都表示,App Store 的收入年增长速度都在 50%。

  最近一季苹果财报显示,苹果的业务只有服务还在增长。来自于服务的营收为 63.2 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 50.86 亿美元增长 24%。在各种公开演讲中,库克也很喜欢谈 App Store 商店应用数量突破 200 万、累计为开发者创造 500 亿美元收入这些数字。

  再伟大的公司,都会遇到创新的生命周期,那些推动他们成为行业领导者的产品和方法,也可能严重阻碍它们继续开发新的“破坏性创新”。现在,这个阻碍就是苹果多年前给自己设定的封闭的规则。

  iPhone 靠着 App Store 起来了,就像当初 Windows 操作系统让个人电脑得以普及。但是在个人普及之后,不是浏览器,而是一个个网站决定了人们在用什么。现在手机也在完成这样一个转变。不过你用 6000 块的 iPhone 还是 2000 块的 iPhone,使用的服务其实都是一样的。

  腾讯每年在手机游戏上有数百亿的收入,去年更是花了 86 亿美元收购了芬兰手游公司 Supercell。在手机游戏这一部分,腾讯一直老老实实与苹果分成,但现在,微信成为了一个新的变量。

  今天,智能手机也好,操作系统也好,它们都变得像宽带、电力一样,是一种基础设施。现在控制着人们使用什么的,不是手机,而是一个个应用代表的公司,微信是其中之一。

  当年互联网取代 Windows 操作系统,成为搭建新生意的基础。今天,同样的事也在手机上发生,少数几个互联网应用正取代手机操作系统,成为互联网的控制者。

另请阅读: 库克:乔布斯的精神就是苹果的宪法_热门资讯_移动互联_科技频道首页_财经网

来源: it.sohu.com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