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拒给妹妹捐骨髓哥哥:我上有老下有小,要有事他们咋办

2017年11月19日 上午4:52
38 0
拒给妹妹捐骨髓哥哥:我上有老下有小,要有事他们咋办

  继今年7月那张白血病的诊断书之后,小范(化名)夫妇的和一大家人的平静生活再次被打破。两天来,几张小范在医院门口下跪、蹲地哭泣和妻子小幺(化名)躺在病床上的照片热传网络,“妻兄悔捐骨髓小伙跪求岳父”的描述,让他们成为公众唏嘘嗟叹的对象。不给妹妹捐献骨髓被指冷血的三哥小王(化名)也备受指责。

  “上有父母,下有两个孩子,我要是有点啥事他们咋办?” 三哥小王对时间新闻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对于妹妹后续如何治疗,他说还要和爸妈哥哥商量。

  “作为男人肯定我是轻易不愿意下跪,但在我的面子来说,如果跟我媳妇的命比,我这个就无所谓了。”小范告诉时间新闻,为了妻子通过骨髓细胞移植可达20-40%的治愈率,他愿倾尽所有努力。目前,志愿者帮他在腾讯公益发起的募捐已筹款47万余元,小范希望筹到60万元治疗费后,媳妇的哥哥能回心转意。

  小王:以前我妹妹在北医三院,我一直是陪着她,具体什么情况我都知道。我妹妹这个病,我每天回来也闹心。我跟我妹妹特别亲的,因为她最小的一个,我是三哥,和她最亲。再一个说这个情况不是我们不管,为啥配型成功呢,就想着给她移植。第一次化疗不成功以后我兄弟三个去配型,然后配型成功了,我们在家里就是默默祈祷,真的是第二次成功的话再给她。

  小王:当时在家说好的也是我二哥出力我出钱,我本身身体也不怎么好,1米72的个子90斤。我也了解过问过,人家说体质好的也没啥,但是体质不好的以后就经常感冒咳嗽,或者是别人得病(好得快),你就那个啥。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我想着两个孩子,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不是说单方面从我的角度,哪怕没有孩子光有老婆,我和老婆离婚直接救我妹子去,我不是不救。而且还有父母。

  小王:这个我知道,之前在北医三院,万大夫在我兄弟两个配型之后告诉我们了。我们都是农民,真的是没有文化,再一个村里面像这种白血病多了去了,也有说捐助过的老大老二跟着走了,或者身体不好的也有。有些东西事实摆在那了,不是不相信科学我们。就在邻村,这个不是吓唬我们,捐了以后各种情况的都很多。

  小王:我自己不看微博什么的,朋友发来才知道,其实当时看了真的很生气,我就想为什么他们报道的把我们隐私啥给公布出来了,哪怕是你们全方面地了解一下。不是我当哥的狠心不管不顾她,是确实没办法。我怎么可能真的忍心,我妹成那样我见死不救呢?我的心不是铁做的。人在做天在看,不怕,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干嘛计较那些东西,我妹妹心里也清楚,我心里清楚就不怕那些人说我是不是。

  小王:全程都是我陪着他们,从第一次从太原转到北京,都是我陪着我妹妹我妹夫。有钱没钱不说,也确实没钱,但我们还是尽心尽力救我妹妹,不是不救她。钱给了,不给钱呢还能?还能不管她?就那一个妹妹。

  小王:那会我爸我妈也难,天天在家里抱着哭,天天哭。没办法,你说有啥办法?就这一个姑娘得了这个病。二哥这个不是我说了算的,他是他我是我,我不能说我去逼他是不是?他是他的个人意愿,哪怕说不好听的我逼着他去了,他万一有个啥那我咋办呀?都是亲姊妹,一个妹妹一个哥哥。

  小范:今年春天查出来的。本来我媳妇怀了二胎挺高兴,去做孕检的时候发现血向不对,她也经常头晕啊不舒服,后来从我们老家晋中到太原的大医院做骨穿检查,白血病,7月到北京治疗。也特别舍不得,但没办法,就把孩子打了。开始两三个月在北医三院,做过两次化疗,都不缓解,我媳妇得的这种是难治性白血病,前几天转到航天中心医院。骨髓移植在三院说成功率有20-30%,这边差不多40%。对我来说这已经很好了,就这种病来说,大多数人都治不好,我媳妇还不是没有希望。

  小范:一个是钱,手术大概60万,后续如果有复发啊排异啊就更多。再一个是两个哥哥不给捐献了。当初他们配型之前都说挺坚决的说给,而且二哥三哥配型的点数完全吻合,本来挺好,结果在来移植的当天,我给我媳妇办住院,然后家里说的二哥来捐。当时不是需要二哥做一个体检嘛,他就犹豫了,不同意。

  小范:我也是等了有十几天让他们考虑,但最终的结果他们都还是放弃这事。也不能说是他们心里绝对没有妹妹,可以说他们考虑各方原因吧,一个治疗费用,一个治疗难度,包括大夫报的一些风险,有可能是吓着他们了,光往坏的一方面去想。还一个我们农村好多事口传口就传歪了,比如听说别的村老二患了白血病,老大去做供者,然后捐献过一段时间老大死得比老二还早,没多长时间然后老二也没了,他们(妻兄)就特别担心这事。

  小范:我也能理解。他老二就直接跟我说他没结婚呢,你们一家人都成家了一家老小生活挺好,他还是一个人,万一他将来有个事谁管。老三是自己有两个孩子,也怕有个啥。

  小范:那天是我媳妇说让我出去,她和我岳父谈一谈。结果等我回病房她又哭了,我就知道谈崩了,然后我就追岳父去,媳妇怕我激动,就让我哥跟着。毕竟已经出了电梯口走到院里了,我说跟他谈谈这事,一开始握着他手,然后岳母扒开,后来就是说得激动了,他们也还是那个意思,所以我才去跪着求他,包括我原来给他二哥磕过头。作为男人肯定我是轻易不愿意下跪,但在我的面子来说,如果跟我媳妇的命比,我这个就无所谓了。

  小范:我不怎么看微信微博。我发腾讯乐捐,也就说可能对他们没什么信心之后才走这条路,一方面钱确实是很大问题,再一个也希望媒体朋友帮忙说劝一下。我想了想如果筹到钱,他们会不会看到钱够了就能回心转意。我想稍微造点压力,想让他们反悔就回来帮助我媳妇,我不是想说让人们谴责他们报复他们,不是这个目的。

来源: health.huanqiu.com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