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纪检大老虎现身中纪委反腐大片 他们都是谁?

2017年1月5日 上午2:19
9 0
纪检大老虎现身中纪委反腐大片 他们都是谁?

  专题片于1月3日到5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每晚8点首播,新闻频道每晚9:30重播。上篇《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中,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和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等5名落马的纪检监察干部面对镜头自我剖析、忏悔。

  魏健,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2014年5月4日,像往常一样来上班的他并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办公室被带走调查。

  魏健在中央纪委机关多个岗位担任过领导职务,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戴春宁案等多起大案要案。他被调查的消息在同事中间也引发了不小的震动。经过调查,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向魏健送钱送物的人员达到一百多人。

  2005年之前,魏健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副院长。因为工作表现优秀,被调到中央纪委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很多变化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发生。

  到中央纪委工作后,主动来和魏健交往的这类朋友变得越来越多,魏健也并不拒绝。而在交往的过程中,目睹一些老板的生活方式,让他的心态一步步失衡。有一年春节,一名老板请他到海南旅游,安排他住在自己的别墅,魏健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想法发生了动摇:“看他那个别墅真是豪华,当时我就看傻了,到后来他们给我钱,我说,给我进贡,进吧!反正都是朋友,你也有这个实力出得起。”

  罗凯,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他以三折的低价从开发商手里购买了房产。房价打了三折,本应坚守的廉洁底线也打了折扣。最终,当这名开发商涉案被调查,这些干部的问题,也在调查过程中被一一牵扯出来。

  天津海河边有一幢十分醒目的楼盘,名叫君临天下。在这幢楼里,罗凯从开发商手中先后低价购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该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介绍,收缴的物品中,金条有50克一根、100克一根的,累计下的金条以公斤计的。行贿者还会送珠宝玉石等贵重物品、变相地送房子,比如低价购房。

  党的十八大之后,纪检监察机关的影响力得到很大提升。但也正是这种影响力,让一些纪检干部成为了被围猎的重点对象。王岐山同志指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监督别人首先要自己过硬,坚决防止灯下黑。

  正人必先正己。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把加强自我监督作为一项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2014年3月,中央纪委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这个部门的职能,就是专门监督自己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机关谈话函询218人,组织调整21人,立案查处17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谈话函询5000人次,组织处理2100余人,处分7500人。这些数据印证着谁来监督纪委命题的必要性,也显示了中央纪委不回避问题、清理门户的决心。

  2014年,广东省化州市纪委书记陈重光,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在审查过程中,发现了广东省纪委原书记朱明国涉嫌违纪的线索。朱明国在2006年到2011年期间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

  陈重光连续几年借朱明国回乡扫墓的时机来看望他,送上的礼金累计达到400万元,朱明国也只是客气几句就收下了。而陈重光也通过朱明国,当上了化州市纪委书记。

  朱明国说,纪委书记都是组织决定、集体通过,但是谁先提,用人的提名权是最至关重要的,没人提名进不了那个圈子。“当一把手35年,我的体会如果你一把手开口了,基本上没有人反对”。

  朱明国落马后,从这座别墅里搜出了大量财物。经调查,他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2016年11月法院公开宣判,朱明国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作为省纪委书记,朱明国很清楚他的权力对其它部门的领导干部意味着什么。他打招呼的事情,很多人不敢不办。为什么领导干部都怕纪委?朱明国道出了原因:“纪委书记对某一个干部、某一个党员的看法,都是决定这个人一生的,至少一段时期的升迁荣辱”。

  朱明国曾先后担任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广东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曾经身为执纪执法者的朱明国,形容自己过的是两面人生。 “我在台上给干部上课、讲话,我都要求大家廉洁奉公。但我在私底下又收受贿赂,钻制度的空子,这就是两面人生。”

来源: news.sina.com.cn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