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郭文贵海外“爆料”内幕:海航内鬼供“料”编造而成

2017年7月10日 上午2:26
33 0
郭文贵海外“爆料”内幕:海航内鬼供“料”编造而成

接近案情的人士分析,宋军、马丛给郭提供的“内部信息”,是乘客身份信息、航班起降时间和机型机号等信息。但这些个人信息到了郭文贵手里,就成了可以歪曲解读、移花接木的依据:如果随行乘机人员中有女性,就是在飞机上淫乱;如果乘坐的是新飞机,就是航空公司买了送给领导亲属的礼物;如果经常乘坐公务机,那就一定有该公司的股份。

记者获悉,2015年起,宋军按照郭文贵的指使多次联系马丛,要求马丛为其搜集海航公司客户的飞行记录、航班信息等公民个人信息,并将这些信息提供给郭文贵,供郭文贵将此作为其手上的“料”。

在宋军和马丛看来,这些所谓的“料”只是单纯的公民个人信息。而北京盘古氏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在海外的爆料,则系通过这些“料”胡编乱造、肆意歪曲。

4月19日,郭文贵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爆料称,某高级官员曾指使他调查另一位高级官员的亲戚,并透露该官员亲戚的私人飞机编号和航班资料。这一由郭文贵指使进行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行为,被其轻易包装出“高层内斗”的背景。

接近案情的人士分析,宋军、马丛给郭提供的“内部信息”,是乘客身份信息、航班起降时间和机型机号等信息。但这些个人信息到了郭文贵手里,就成了可以歪曲解读、移花接木的依据:如果随行乘机人员中有女性,就是在飞机上淫乱;如果乘坐的是新飞机,就是航空公司买了送给领导亲属的礼物;如果经常乘坐公务机,那就一定有该公司的股份。

“我觉得他太能编,飞机哪能随便送人呢?”宋军称,他随即向郭文贵发了787公务机的产权说明,表示其属于海航。但令其愤怒的是,对于这一纠正其错误的关键证据,郭文贵未予理会。

记者获悉,这一产权说明由马丛提供,包括波音787公务机的购买协议、租赁合同等文件。马丛表示,目前海航只有一架787公务机,正式商业化运营是在2016年10月。这架飞机引进后,曾对外做广告,外界可以进行包机业务。

今年6月10日,海航集团发出声明:郭文贵关于对海航集团的指控,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及其亲属持有海航集团股权、787公务机上的不正当行为、在飞机采购过程中及跨境并购的违规行为等,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虚假的指控。海航集团保留通过所有法律途径进行维权的权利。

事实上,更多的人也面临个人信息遭到泄露的危险。记者获悉,在马丛间接提供给郭文贵的信息中,除了海航某客户的信息,还包括其非法获得的不少国内知名人士的护照信息等资料。

警方统计显示,2015年12月至2017年3月间,宋军将马丛按照其要求查询整理的部分公司客户的包含飞行日期、起落站、航班号、机型、机号等内容的涉及146人的561条行踪轨迹信息,通过邮箱分三个批次提供给郭文贵。

据宋军介绍,2015年8、9月份,郭文贵便开始向其打听前述客户的信息。巧合的是,2015年10月,在美国拉斯韦加斯的一个航展上,宋军与时任海航集团旗下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员工马丛结识。

马丛称,2015年12月,宋军向其打听海航某客户。得知他与该客户的秘书认识之后,宋军向马丛提出,希望他安排其和该秘书一起吃饭。他认为,郭文贵之所以查询海航某客户的相关信息,是想找机会接近该客户。

但郭文贵在日后将其提供的海航某客户个人信息截图,通过胡编乱造,佐以文字说明,发表在海外网络上成为“爆料”证据。宋军在向记者回忆起此事时痛哭流涕,称自己遭到郭文贵出卖。

宋军向郭文贵“喂料”的行为,持续了1年多。2015年12月,宋军向马丛索要了海航某客户及其家人的签证和护照等信息,并将此通过截图发送给郭文贵。据马丛供述,这是他第一次向宋军提供信息。

2016年3月初,宋军让马丛多关注海航某客户的信息,并在之后不时在微信里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动向。后来,关于海航某客户的乘机信息一有更新,马丛便通过海航集团内部的金鹿系统查询,并通过微信发给宋军。

另请阅读: 国庆黄金周游客或超7亿,旅游行情强势来袭

警方查获的郭、宋两人在社交软件WhatsApp上的聊天记录显示,郭文贵还直接点名多人,要求宋军提供国内一些知名企业家、官员家属和演艺界人士,以及中东、西方政要及亲属等公众人物的个人信息。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郭文贵对海航某客户的关注度明显提高。宋军的笔录显示,郭文贵让其提供该客户与海航高层的动向,并希望他多关注该客户的喜好、朋友和联系方式等信息。

2017年初,郭文贵对海航某客户个人信息的需求发生转向。他要求宋军总结海航某客户与其家人在2016年所有的行程、飞行班次名单等飞行记录,并让宋军联系前述客户的秘书,打听该客户与海航高层之间的关系。

马丛的笔录显示,他提供的信息主要包括旅客行程信息(乘客姓名、证件号、航班号、出发地、目的地等)、“787公务机”飞机信息(787的座位布局、飞机证件、资产方面的材料)。

马丛告诉记者,他在向宋军提供海航某客户的个人信息时,均未对同机人员的信息进行处理。他说,一般查询完前述客户的个人信息,他就会截图或者整理成EXCEL文档,直接复制粘贴发给宋军。

目前,在海外网络频频爆料的郭文贵,已在海外逃亡3年左右。多方消息显示,郭文贵在2015年到2016年期间,曾多方寻找高层关系,希望有人帮其摆平自己的问题,以求回国。

但事实并未如他所愿。今年4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

今年47岁的宋军是北京人,先后在华北空管局、民航局空管局担任21年的管制员。2015年,他从民航局空管局辞职。2012年4月,宋军在香港注册创办顺达煌嘉航空客机发展公司,由其父亲担任法人,自己担任财务总监。

根据警方介绍,宋军与郭文贵的相识,源于其在2008年对郭的一次出手相助。2008年,宋军在民航局空管局总调度室任调度员,郭文贵的秘书杨克森等人通过关系找到宋,要求加快审批郭文贵公务机的一个紧急飞行计划。宋军帮其联系加快审批后,郭的秘书请宋军到盘古大观吃饭。宋向郭的秘书提出,希望与郭结识。2009年,在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宋军首次与郭见面,两人自此正式结识。

宋军告诉记者,郭文贵是国内最早买公务机的一批人,而公务机行业的客户数量在全世界不超过3000人。他日后与郭文贵的深度接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可以把他培育成潜在的客户。

中断联系6年后,郭、宋两人再度取得联系。让宋军意外的是,两人的关系在这一次突然升温。事后的种种信号显示,此时的郭文贵,已经意识到宋军可能提供给他常规渠道无法获得的信息。

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宋、郭两人的关系不断升温。2016年2月、5月、12月,宋郭两人先后在英国伦敦三次见面。与此同时,郭文贵多次向宋军索要海航某客户的飞行目的地等个人信息。

宋、郭之间的聊天记录显示,两人经常在深夜聊天,互称兄弟。其间,郭文贵还通过发送黄色图片等方式拉近两人关系。郭文贵还曾向宋军发出邀请,让其全家在春节到自己在海外的家中过年。

在此之前,郭文贵曾派人到北京送给宋军一张黑卡,称“这个卡是全世界最牛的卡,黑卡在国外不限制消费,买飞机都可以!”但宋军对这张黑卡并不感兴趣,称自己将把黑卡归还。

宋军说,2016年中秋节,他女儿去英国旅游。郭文贵不但亲自接待,还带她下厨做包子,与助理王雁平一起和她喝红酒,并发给宋军多张与其女儿亲密合影的照片及视频。

警方审讯发现,宋军与郭文贵交往的主要动机包括:一是认为郭文贵是知名商人,成功人士,又有上层关系,故心生仰慕之意,想与郭结交;二是希望能够承接郭文贵的公务机管理业务;三是因为宋军的女儿在国外读书,希望能够得到郭文贵的照顾;四是郭文贵答应宋军为其移民英国,并助其在英国买房。

移民和买房的承诺尚未兑现,宋军便已失去人身自由。宋军称,郭文贵还曾提出要在香港租赁一个飞机位,除自己使用外,空闲时间则可以免费提供给宋军的公司使用。但这一说法也只是空谈。

马丛供述,他感觉宋军很有能力,把宋军当做大哥看待,而且宋军经常请他吃饭,出去玩,还送他礼品和红包。所以对于他提出的要求,他尽量满足。另外,他也想表现自己的能力,以后能有机会跟宋军合作。

另请阅读: 安数云 引领云与大数据安全整体解决方案及服务

来源: news.sina.com.cn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