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 , 是驱寒的暖

2015年1月24日 上午1:32

19 0

2015-01-24 09:32:47   来源:邢台日报   

一个天空阴沉、北风肆虐的午后,我接到一家快递公司的电话,让我下楼去签收一份快递。放下电话,脑袋里满是问号——谁会给我寄快递呢?事先没人打过招呼,我从不网购,也想不出谁会给我一个节日的惊喜,只因早就过了浪漫的年龄。好奇心驱使我迫不急待下楼,签过字,一个又笨又重的纸箱子就被送快递的放进我怀中。我费力地抱着它,机械地挪动着步子,透过密封的胶带纸,我看了看寄件人的姓名地址——父亲的名字,老家的地址!老实木讷的父亲怎么会想到给我邮东西呢?独在异乡,有关亲人的一切都变得柔和亲切。我掂了掂怀中的箱子,心里一暖,步子轻快了许多。

回家,费了很大的劲才弄开那些胶带纸,足见父亲在装这份物件时的小心与慎重。我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纸箱,一种久违的独特而熟悉的味道趁机钻入我的鼻孔,蹿入肺腑,熨帖、舒适、温暖。定睛一看,惊呆了——一箱码放得整整齐齐的香肠安静地堆在那里,闪现出诱人的光泽,我的哈喇子在那一瞬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哇,四川农家自制的香肠,历史悠久,馥郁醇香,是我曾经的最爱。只可惜,我离家太久,偶尔回家的日子,早已错过了吃香肠的时节。算算,我已有十多年没有吃到过地道的家乡口味的香肠了。去年七月,回家正是酷热的暑天,我发表出吃不上香肠的感叹,没想到这份遗憾竟然被父亲深深地记在了心里,千里迢迢,为我快递一箱香肠,以慰他对我的思念,以解我对故乡的思情。一时间,我百感交集,快乐幸福的同时,内心又泛着一丝酸涩。

很难想象,没有女人帮衬的父亲,一个大男人,如何以他笨重而长满老茧的手通过繁杂的工序为我一点一点地制作香肠。那些配料、选材、晾、晒、熏的过程,他是如何把握并做到的?而且做好香肠后还要坐上半天的汽车进城给我寄快递?怀着这些疑问,还有对父亲的感激,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在电话中说:入冬以来,他就跟着下乡制作香肠的手艺人帮忙打下手,不要工钱,只为跟着他们学点家常香肠的制作方法。父亲自豪地说:“他们才不会教我正宗的手艺,我也不会去学,那是砸人家的饭碗。但家常香肠基本制作方法没到一个月我还是学会了,丫头,爹聪明吧?”并“嘿嘿”地笑着,听得我满眼泪花。我又问父亲是不是坐了半天的车到城里才能给我快递来香肠?父亲笑而不答。“咝咝”的电话音里,我感受到了父亲满满而深深的爱。

来源: kaixian.tv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