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女子赴韩国求美失败 花8万整容变毁容(图)_山东频道_凤凰网

2013年12月2日 上午1:02

60 0

山东女子赴韩国求美失败 花8万整容变毁容(图)_山东频道_凤凰网

“女孩哪个不爱美呢?”今年39岁的小禾(化名)是山东姑娘,是韩剧的忠实“粉丝”。“看见韩剧里的女主角都那么漂亮,,就决定要去韩国彻底整一次,去一次也不容易。”

在去韩国整容之前,小禾已经在国内做过两次小的整形手术。“第一次是在济南做的双眼皮和开眼角,花了9000多元,后来又在北京做了鼻子,花了18800元。”做完后,小禾从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但她还是觉得不够美。“第一次做了双眼皮之后其实非常自然,但我总想让眼睛再大些。”

就在小禾琢磨着去韩国整容时,一个朋友告诉她,自己的老公是韩国人,他的姨夫就是韩国一家整形医院的院长,名气不小,姓韩,给很多明星做过整容手术。朋友还称,因为这层关系,可以让院长本人来做手术。“当时觉得能找到院长亲自做手术很不容易,就动心了。”

“我们要找的地方就在这条街上,在一个类似办公楼的第五层。”走进这家整容机构,小禾有点不敢相信一家著名的机构就开在这种位置。“一个狭窄的过道通向院长办公室和手术室,过道的墙上挂着医生和很多看上去像是明星的照片,下面的介绍都是中文,很奇怪。”

小禾描述那间所谓的手术室时,连说了四五次“简陋”。“简直和中国的机构没法比,就是一间几平米的小屋,中间一张床,四面都是白墙,什么都没有。”这到底是不是一家确有资质的机构,小禾也说不清楚,“都是韩文,看不懂啊。”因为语言不通,一名机构的翻译人员和院长接待了小禾。“我提出要把眼睛做大,垫下巴,还想瘦脸,院长都直接点头,翻译告诉我没问题,都能做。”

第二天,小禾再次来到机构开始做手术。“开始因为钱没到账,我在手术台上躺了将近40分钟,都没人管我。直到钱到了,院长才来。”小禾说,这位韩院长有一个中国的银行账户,“让我把钱汇到了那个账户上,说是可以节省时间。”

终于可以做手术了,“一开始的输液都扎跑了好几次。”更令小禾诧异的是,这位韩院长的态度极为冷漠,做双眼皮和开眼角之前,“他几乎都没怎么正眼看我,也不说话,更别说仔细地帮我设计一下,直接就让我上了手术台。”

小禾感觉只过了十分钟,垫下巴手术就做完了。“按说做假体植入,医生怎么也得仔细端详一下,假体做多厚、什么形状吧?可他给我做完眼睛直接就给下巴打了麻药。翻译一再告诉我没有疼痛,可那一针麻药下去,整栋楼都能听见我的惨叫,在外面等我的朋友都吓到了。”

第三天,是小禾的面部吸脂手术。“翻译告诉我采用的是韩国最先进、最流行的扫脂手术,先扫脂,再用机器做面部收紧。后来我回国咨询专家,才知道这种韩国所谓最先进的技术,在中国早就被淘汰了。”由于惧怕遭受之前的疼痛,小禾强烈要求做全麻,“她们又让我交了2000块人民币,才找来了一个麻醉师。”

小禾说,手术当天下着大雨,当她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头上缠着纱布,眼睛也由于前一天的手术后遗症而看不清楚东西,小禾蹒跚地被朋友扶到走廊过道里的一张窄床上休息,“雨就在外面下,我的心都凉透了。”

“回国三天后,摘了胶布脸就动不了了。”小禾说,回国五天后,就去国内的医院做拆线。“光拆眼睛我就去了三次,到处是线头。医生问我眼睛是不是做坏了,因为伤口太深,左右眼还不一样大。”第7天为下巴拆线,也没发现任何改善。“朋友看我都是异样的眼神,我问她们我下巴有没有翘一点,她们说根本看不出来。”

半月后,小禾依旧面部肿胀、眼睛大小不一、下巴毫无变化甚至出现硬块。在害怕和担忧下,她每隔几天就给那家韩国机构打越洋电话,翻译人员却一直安慰她说“都是正常,会好的”。“那时候我还在自欺欺人,认为这是恢复期,之后就会好的。”然而一天天过去,小禾发现自己的脸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像是面瘫了一样,嘴直接歪了,喝口水都从嘴里流出来,自己还没感觉。脸不仅没小,还更大了。”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起人、常务理事田永成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接受的韩国整容失败案例逐渐增多,“韩国医生之所以受追捧,主要是明星效应才让他们的知名度高于中国医生,而中国医生却没有得到明星们的支持。我做过200多个大大小小的明星,有一个愿意出来说的吗?中国好的整形医生的知名度低,和中国人对整容的观念也有关系。”

田永成称,尽管我国整形外科起步晚,但因国情及经验的积累丰厚,使专家能够迅速成熟。 “美容外科是一个临床学科,必须要靠动手。哪一个国家都有好的医生,相比之下,中国医生的临床经验当然更丰富。比如做眼袋、做下颌、重睑、隆鼻,这些常规手术在临床的积累远远超过他们。”田永成说,很多技术都是国内的医生在无数次手术经验中“创作”出来的,“我们的人口基数决定了大量的手术量,是韩国的五到六倍。”

来源: sd.ifeng.com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