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也要中国“芯”:投资从不被问津到跃跃欲试

2018年5月14日 上午2:26

5 0

  “中兴事件卡脖子,其实卡的是芯片。为了不让别人‘卡脖子’,需要针对短板进行投资布局。”这是近日在第五届机器人峰会上,国投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魏义良发出的感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此次峰会现场,不论是产业的研究者亦或是一线的企业家、投资人,对于AI芯片和机器人的“软硬结合”都颇为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5月初,AI芯片领域的第一家独角兽公司寒武纪发布云端AI芯片,称将力争在3年后占有中国高性能智能芯片市场30%的份额。作为寒武纪的投资方之一,元禾原点总经理费建江在峰会的相关论坛上坦言,“我们投资芯片有血泪史,能在15年前就开始投资芯片并且一直坚持的企业并不多,而在这个过程中走出来的企业也很少,亏损的占大多数。”

  通江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嘉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芯片是机器人底层的核心技术,如果把控制系统比作机器人的大脑,那么芯片则是机器人大脑的神经元。

  猎豹移动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盛回忆称,自身在做机器人的时候用到了高通、NV(英伟达)等企业的芯片,但后来发展这些芯片都不是为机器人设计的,而是为电脑设计的。他举例称,电脑的输入有键盘、摄像头、麦克风等端口,机器人芯片则需要更多麦克风输入端口,事实上多一点音频信号进来对芯片设计并不是难题,但因为行业还处于早期,没有这样的芯片,因而只能“将就”。

  在傅盛看来,短期内,DSP(数字信号处理)、芯片想要完全追上美国,能否追上要打一个问号,目前需要关注的核心是寻找差异化和机会点。机器人很难用一个芯片解决问题,需要通过生态系统平台驱动产业创新。

  变化正在发生,在此次峰会上,宁波智能制造产业研究院理事长甘中学则透露,相关智能终端创新中心将聚焦智能操作系统和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制,通过机器人+人工智能,生产高智能化,更高性能的机器人。

  张嘉诚对记者表示,中国的芯片产业毕竟起步晚,与NVIDIA、Intel、ARM等国外已经发展数十年、相对比较成熟的知名企业相比,国内企业还需要进一步加大投入和经验积累。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教授王田苗表示,中兴事件背后不仅仅反映的是芯片的事情,而是驱动产业掌握核心技术。具体到机器人产业就需要用系统的方法看问题,在战略上要有大的决心,在投入方面需要有耐心。

  不仅是产业端对于机器人芯片十分关注,政策端对于人工智能芯片同样高度重视。工信部正式印发的《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中,着重强调要在智能传感器、神经网络芯片、开源开放平台几个领域率先取得突破。

  真格基金合伙人、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对此深有感触,其称,彼时进入投资圈经常听到一句话是说,不要投资半导体和芯片,这源于在过去十几年半导体和芯片赚钱周期长,而科技的投资也需要外部环境的成熟,随着基础环境的成熟,目前也有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开始看好这一领域。

  在此次峰会现场,元禾原点总经理费建江也回忆起投资寒武纪的心路历程,“正所谓30年河东、30年河西,这一次终于轮到我了。”谈起寒武纪发布第一个AI芯片,费建江难掩兴奋。提起当时投资寒武纪的原因,费建江在峰会现场称,除了看重寒武纪的创始人——陈云霁和陈天石兄弟俩“软硬结合”的优势,还有我国在机器人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也有长期培育芯片企业,做好“软硬结合”的需求。

来源: tech.huanqiu.com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