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20因工艺复杂难量产?专家:海训打破传言

2018年5月16日 上午1:36

5 0

  军事科普作家陈光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歼-20战机在今年2月被空军宣布正式列装作战部队后,能在短短3个月时间里就开展海上实训,不但意味着该机在陆空的训练已经进入新阶段,而且标志着该机已基本具备了陆空条件下的作战能力,也惟有在陆空训练成熟并巩固的情况下,一款新型战机才具备开展海上实战化训练的基础。”

  军事专家王明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周边,隐身飞机实际上已经有一些实战的部署,特别是日本已经部署了F-35,美国也经常有隐身飞机,前出到第一岛链这个地方进行活动。那么,歼-20加强海上方向的实战化训练,可以有效地应对这种新型的安全威胁,提升我们有效地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和打赢战争的能力”。

  “美军的F-22和F-35服役以来,会不定期地被派到亚太来进行临时部署,其实这也是开展海上适应性训练的代名词。作为后起之秀的歼-20,未来的战场必然包括海上,所以开展海上实战化训练是必不可少的重要训练课目。”陈光文表示,“近年来,随着中国空军朝着‘空天一体、攻防兼备’战略目标的迈进,大批空军战机开始朝‘全空域作战、全空域到达’方向高速发展,而最能体现上述目标的,就是组织各新型战机进行高空、高寒、高原、远海和各种复杂气象条件下的实战化训练。”

  2011年秋,成空数架歼-10战机,自高原某机场编队起飞,首次在海拔4200余米某机场降落,着陆数十分钟后再次起飞返航,标志着我国产新型战机具备了高原全域作战能力。

  进入2018年,就在宣布歼-20列装空军作战部队之后,中国空军官方微博以“看图说话”的形式通报:歼-20战机机队已开展高寒条件下实战化训练。

  今年3月,空军发布消息称,中国空军近日出动轰-6K、苏-30等多型多架战机飞越宫古海峡,成体系前出西太平洋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同时组织轰-6K、苏-35等多型多架战机飞赴南海,实施联合战斗巡航。

  歼-20是空军“攻防兼备”战略转型的标志性装备,突出特点是隐身性能好,中距与近距空战能力强,同时具备制空与空面突击能力,综合信息化水平高。

  这次海上方向实战化军事训练,歼-20发挥先敌发现、先敌发射、先敌毁伤、先敌脱离优势,在制空任务中削弱对手防御能力、阻滞对手作战进程、打击对手海上目标。

  “在未来的空战中,第四代战机无疑是核心和先锋,更重要的是对手的战术也是围绕着隐身战机来打造的,所以中国空军也会顺应这一趋势。”陈光文介绍,从美国的角度来看,F-22战机作为隐蔽进攻型装备,在作战行动中会充分利用自己的隐身优势扮演“踹门”角色,实施第一波攻击。因为具备隐身性能,F-22可轻易穿破敌方严密的防空火力和雷达网,打击纵深内的通信设施、雷达站和指挥中心。紧随其后的F-15负责将被F-22撕开的口子扩大,甚至通过近距离精确攻击,将敌方的力量彻底消灭。

  美国是世界上最早拥有隐身战机的国家。海湾战争期间,在空袭第一天,30架F-117“夜鹰”隐身攻击机和54枚“战斧”巡航导弹在没有任何支援的情况下重创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高价值目标。这就是典型的“踹门”战术。

  “就现在披露的消息来看,歼-20也将扮演这样的角色,主要也是用来‘踹门’和攻击关键节点。由于要应对来自海上方向的威胁,就意味着海上方向实战化军事训练必不可少。”陈光文说。

  “当然,不管是三代战机还是四代战机,海上训练均面临一些几乎共同的问题,如海空信息保障、海上飞行安全保障、海上机群协同和海上新型战术的摸索等,这些都是与陆空完全不同的,不但需要不断积累经验,更需要各种保障平台的大力协同。”陈光文介绍,这个训练过程中,可能要着重解决的问题有:歼-20与空警-2000或空警-500/600的通讯和信息保障问题;歼-20与配合作战机型如歼-10C和歼-16的信息沟通、指挥和情报共享问题;歼-20与卫星之间的导航与信息获取问题;歼-20与水面舰艇之间的非主动通讯和情报信息共享与作战协同问题;歼-20全程无线电静默状态下的自主作战问题,可能包括目标的搜索与锁定以及打击等各个方面。

  陈光文介绍:“从公开新闻报道上看,美军的F-22和F-35战机可能开展过单独的海上作战训练,但显然没有开展过联合海上作战训练,而且F-22是空优战机,几乎没有对海攻击能力。但首先美军战机各种实战经验丰富,海上方向作战应当不是问题。其次,美军的隐身战机在曾开展的空中对抗训练中,对相关问题也进行了一些探索,比如联合空战中的通信问题。”

  F-35A服役后,来自美国空军第94战斗机中队的F-22战斗机和第58中队的F-35A战斗机曾进行了联合空战训练,这次联合训练主要是为了提高四代战机的主动出击作战与被动防御作战能力,并进行空中对抗训练,力图发挥出最大作战效能。由于各自研发时的技术原因,F-22装备的是内部飞行数据链(IFDL),IFDL只能局限于该机型之间实现通信,这有利于参战的各架战机之间实现信息共享和保密。而F-35A因为研发时间较晚,装备的是多功能先进武器数据链(MADL),这是一种在该型战斗机之间进行保密通信的发射机。因为两者分别采用了具有不同频率和天线的独特波形,所以实际上它们之间根本无法协同作战。

  “最终,美军通过研发一个空中路由器,将F-22的IFDL、F-35的MADL与F-15所使用的LINK-16数据链实现了保密状态下的互联,从而解决了三者的联合作战问题。”陈光文说。

  此次训练中,空军某部飞行员程夏表示,从内陆到沿海,飞机经受住了天气环境、伴随保障等考验,各系统工作良好稳定。歼-20飞机可以出现在任何需要它出现的地方。

  有媒体报道,从2011年初首飞、到2016年11月亮相珠海航展,再以3机编队战斗姿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0周年阅兵,7年多的时间,歼-20见证了我国航空工业的飞速发展,承载了空军飞行员投身新时代练兵备战、提升新时代打赢能力的使命追求。

  “特别是从2月列装战斗部队再到现在正式参加海上实战训练,其间隔仅有3个月。令外界深感意外的是,这个时间是如此之短,一方面说明歼-20的技术成熟度很高,另一方面说明中国空军对于歼-20的期待是时不我待的。”陈光文表示。

  对此,陈光文认为,“很多人对于歼-20的猜测,大都是依据F-22的数据得来的,因此总难免出现误判。近期,媒体多次报道中国在新型战机上使用了隐身航空超材料和智能蒙皮技术,当然还有更多外界不可知的新技术得到了应用,所以有外媒得出歼-20‘难以量产’的结论。实际上,这恰恰证明中国在一些先进航空技术上的突破是巨大的,应用也是成功的。歼-20之所以能在不到3个月里从装备作战部队迅速转换到海上实战训练,这不是三五架战机就能做到的,其背后一定是一定批量的服役机型集中实训的结果”。

  “可以相信,随着歼-20战机海上训练的与日俱增,不但其海上作战战术会不断细化与成熟,更会提高其练兵备战谋打赢的本领,使我国的海上长城更加坚不可摧。”陈光文指出。

来源: mil.huanqiu.com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