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永州三代人上访被伪造签名强送精神病院--海南视窗--人民网

2014年1月8日 下午5:19

44 0

湖南永州三代人上访被伪造签名强送精神病院--海南视窗--人民网

  “赵志强这个病人非常奇怪,我在病房做临床医生2年多,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家属来看他。其他病人逢年过节,家属都会送点东西来看望,唯独他没有。”谢炜麒说,“我听到有护士说,家属有偷偷摸摸来看过他,但从来没有管他,我也从来没有碰到过家属。”

  谢炜麒向早报记者解释道:“当时情况很复杂,这个病人是精神分裂症,做出过危害社会治安的行为,人也比较冲动,病人家属又不愿意管,老婆离婚了,女儿还小,他的原单位肉食水产公司刚好又破产了。”

  “一般来说,精神病人的法定监护人依次为:配偶、父母、成年子女、其他近亲属。”谢院长说,“如果这些人都不管的话,那就由病人单位管理,单位不管的话就由病人所在地的办事处管理,如果谁都不管的话,病人所在社区一定要管。签名是谁送过来就谁签。”

  “当时是派出所、信访局和破产清算小组的人把他送过来住院的。这个病人送过来之后我们都是和信访局的李主任,还有单位清算组的人联系,当时我们是想,这个病人家属不管,有政府管那就算了,所以入院都是肉食水产公司破产清算小组的人盖章签字的。”

  谢炜麒表示,“我们不担心后续可能会产生的问题,最主要的是我们能确定这个人是精神病,是我们的治疗对象。如果不是我们的治疗范围,不管谁送过来我们都不会去接受,这是最主要的,其他都是次要的。况且这是政府送过来的人,我们只要和政府交涉就可以了。”

  零陵区政法委的唐书记对此也表示:“当时赵志强的家属都不管他,他的女儿赵倩也联系不到,为了让赵志强继续在芝山医院治疗下去,医院确实伪造了签名,但这事的初衷还是好的。”

  零陵区工商局的周副局长表示:“当时工资表上写的项目是‘补1989年10月至1990年6月增发工资’,但赵德志1980年1月到1989年9月的补差工资包括在内,只是没有单独列出。”

  不过,赵志强的前妻瞿金玉告诉早报记者,“赵志强有点大男子主义,经常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这个两个人有时会吵架,但其他方面他还是很正常的,在离婚前并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我是2005年调到工商局来的,当时赵志强就经常举着牌子在工商局的门口闹事,看谁不顺眼就会打谁,当时的精神状态就已经出现了问题。”当时负责处理赵志强上访事宜的零陵区工商局周副局长称,“当时给出过回应,但赵志强脾气倔强,对处理结果不满,后来就多次到区政府、区工商分局、区商业事务办等部门干扰正常的办公秩序,甚至威胁工作人员。”

  在赵志强的亲属中,除了前妻和女儿,赵志强还有两个弟弟妹妹,赵志光和赵志英,这两人都在零陵工商分局工作。“我们也找过他们,希望能对其兄长起到监护的责任,但他们都不同意。”

  赵志强被刑拘后,相关部门就开始联系赵志强的亲属。负责处理赵志强的相关事宜的零陵区商业事务办的王主任告诉早报记者:“当时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赵志强的家属,由于他的情况比较特殊,家里人都不愿意管他,他的女儿又在外打工,没办法联系到。”

  “2007年1月25日,经过我们多次联系赵志强的家属后,瞿金玉终于同意在咖啡厅见面。”王主任回忆,“当时由于家属不肯做笔录,我们也没有将当天的对话进行录音,所以后来特地写了这份《调查材料》。”

  在赵志强的亲属中,除了前妻和女儿,赵志强还有弟弟妹妹,赵志光和赵志英,这两人都在零陵工商分局工作。“我们也找过他们,希望能对其兄长起到监护的责任,但他们都不同意。”

  谢炜麒证实:“2010年的时候,为了鉴定赵志强的病情是否好转,是否可以出院,我们又请鉴定中心做了一个鉴定,鉴定结果就是病情没有好转,不符合出院标准,赵志强只能继续在我们这里治疗。”

  对此谢炜麒表示:当年赵志强刚进来的时候,各项指标都还算正常,就是偏胖,有点轻微的高血压。“后面随着年龄的增大,一直住在里面也不能出来,我们医院一天只有10块钱的伙食费,营养也跟不上。”

  谢炜麒说:“芝山医院毕竟只是精神病医院,有些综合疾病我们也没有条件医治,我们建议他转到综合性医院去,但转院一定要家属签字。当时信访局已经找到了他的女儿,所以一定要他的女儿签字,信访局一直在做家属的工作,但家属始终不肯转院。”

  据谢炜麒介绍,赵志强死亡的这天早上,赵倩曾来医院看过他爸爸。 “赵志强当时是清醒的,但赵倩就隔着病房外的铁门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和他说话,随后就离开了。”

  当天和值班医生沟通过之后,赵倩就走进了病房。“当时我看到我爸在吸着氧气,挂着盐水,一直侧身躺在病床上,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心里十分难受,本来打算叫醒他,但后来觉得还是应该让父亲好好休息,不要打扰他,看了几分钟后我就走了。”

  王主任也向早报记者证实,当天上午确实是他陪同赵倩一起到芝山医院看望了赵志强。“当赵倩看到她爸爸之后就一直在哭,和赵志强没有过交流,后来我们就一起走了。”

  负责调查工作的唐书记告诉记者:“赵志强在芝山医院一共待了6年,治疗费用近20万元,再加上殡仪馆保存遗体的费用,现在所有费用加起来差不多有25万元,政府考虑到赵家的特殊情况,已经帮他们减免了这部分的费用,但赵倩却一直不肯同意,区政府这也是无奈。”

  对于政府给出的救济方案,赵倩表示不能接受,“当时政府那边粗略地算了一下,包括殡葬费在内一共也只有近万元的样子,现在家中也没有固定收入,就靠我和母亲两个人的低保维持生活,每个月也就400多元,政府说会让我女儿也享受低保,就算那样一个月最多只有700元。”

来源: hi.people.com.cn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