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寒则凝,天地始静

2017年10月8日 上午12:27

22 2

露寒则凝,天地始静

  据说这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最为漫长的一个夏季,不但江南迟迟入不了秋,即使身处中原腹地,秋老虎也绵延到了秋分,正午时分的阳光还颇有几分强烈,那份炽热令我不禁向往起那份冷冷清清的爽利,憧憬起那一抹深邃的秋凉来。若果一年只有一季未免贫乏,一生只有一种况味,未免单薄,不入秋焉知春,哪怕春和景明,熏风拂面,只怕也有乏了的一天。

  终结这一切的是一场雨落下来了,果然是一层秋雨一层凉。秋雨天生具有忧郁的气质,秋雨一落,天地顿生萧瑟,秋意沉沉中,一枝紫色的木槿斜着挑出来,既冷且艳。它可真耐开,从仲夏一直开过了秋分,似乎没有穷尽之时,枝头仍不时有新花再发,难道它会一直开到寒露吗?枫树还未红,映着日阳的一面刚刚泛出些微的红意。银杏青黄相间,还未抵达那种璀璨的金黄。柿子挂了果,距离现出那种积淀的秋红,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单等凛冽的秋风将层林尽染。

  此时最动人的秋色,来自一种叫栾树的荚果。曾经,栾树的落英铺满了一个清秋的早晨,温柔恬淡,静谧从容,惊艳了整个初秋。如今,栾树的荚果再度在枝头,映着沉沉斜坠的夕阳,呈现出摄人心魄的红来。栾花落尽便结成了果。栾树的果呈三角形的豆荚状,揭开一角,每一个角都隐藏有两颗碧绿的荚子。荚果起初是青碧色的,触感很柔软,慢慢地现出温柔的浅粉色,仿佛一抹红晕映上脸颊,寒露时节便呈现出令人沉醉的红色,果壳也由最初的青涩轻盈,渐至干枯僵硬,直至有一天,"噗"的一声坠落,如暮秋的晚钟敲响。一场雨下来,山坡上落满了红色的荚果,远望去犹如春日里的落花。但它有一种厚重感,不似落叶轻飘飘的,打着旋儿,也不似落花梦呓般的无声,它有一种沧桑感,被风吹起,带着擦擦的声响。

  此节气中,鸿雁排成一字或人字形的队列大举南迁。李清照的《一剪梅》就有“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句子。鸿雁在中国古代诗词中具有丰富的美学意蕴,可谓相思离愁的象征。

  雀入水为蛤,此为一个美丽的错误。深秋天寒,雀鸟都不见了,古人看到海边突然出现很多蛤蜊,并且贝壳的条纹及颜色与雀鸟很相似,便以为是雀鸟变成的。有时不得不惊叹于古人的想象力,不同寻常,超乎逻辑,甚至它是荒谬的,然而,却是美丽的。这样一个美丽的错误,犹如一个美丽的传说。有时候艺术本身就是背离逻辑的。

  寒露时分,菊花开放。好像秋天的花以黄色的为多,黄色的栾花,黄色的桂花,还有黄色的菊花。单单菊花配得上黄华这两个字,光华璀璨,风骨磊落,起于东篱之畔。菊花历来就是高洁的象征,屈原老早就有“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的诗句,屈原是有精神洁癖的人,即使餐风饮露,也须以兰菊为馔,食之当是清心明目,不入浊尘。寒露一到,百花凋敝,秋天的后半程将是菊花的天下,此后再无花能够与之争妍。

  不知怎么,寒露这两个字总让我想起一句歌词,“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是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一滴一滴将其凝成热泪。”不论是从冰冷的水到凝结成泪,还是从秋光若水到凝结成霜露,都将是一场异常痛苦的嬗变。白露是清澈明媚的,诗意般灵动;寒露则是凝重的,几欲成霜。它是一句宋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一个寒字,秋已步入最后的深沉浓烈也最悲凉之际。从清凉到寒,不但是一种温度上的变化,也是一种心情的变化:从明媚到萧瑟,从温润到冷冽,从清秋走向最后的深秋......

来源: newsxmwb.xinmin.cn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