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军医陈绍洋:把50年的一生全都献给病人(图)-中新网

2013年12月25日 上午1:45

54 0

麻醉军医陈绍洋:把50年的一生全都献给病人(图)-中新网

  与他相识27年的妻子罗兰说:“在老陈心中,病人永远是第一位的。几十年来,每天都是早上7点前出门,深夜甚至凌晨后才回到家里。我知道,即使再给他10年,他也依然会是这样。”

  4月1日,医院紧急为陈绍洋实施肝移植手术。看着日日夜夜并肩作战的挚友被推进手术室,与陈绍洋共事多年、一起成长、一同搭班子的麻醉科主任董海龙悲痛不已:“肝移植麻醉是绍洋的绝活,昨天他还在给别人麻醉,不到12小时,等待手术的却是他自己。”

  这些年来,陈绍洋和妻子罗兰说得最多的,就是手术台上的心得。听得多了,罗兰不以为然:“不就是麻醉那点事儿吗,至于那么认真吗?”陈绍洋郑重其事地说:“如果躺在手术台上的是我们的父母,你还会这样说吗?要知道,医生千分之一的失误,对于病人和家属来说,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呀!”

  熟悉陈绍洋的人都知道,从医以来,他每天晚上坚持学习,从未在夜里12点前回家。妻子罗兰用“痴迷”来概括陈绍洋对工作的投入:“他没有时间顾及家庭,但是对患者十分在意。他晚上不回家,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在科里。因为他从来不应酬,不逛街,甚至连信用卡都不会用。”

  西京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陶开山说,只要是陈绍洋麻醉的病人,晚上他一定会来看。“一个麻醉医生能这样坚持十几年,在全国都很少见。这说明他对工作极端负责,对患者极端关爱。”陈绍洋却说:“只有小的手术,没有小的麻醉。到病人那里跑得勤一点,有利于我们制定最完善的麻醉方案。”

  陈绍洋冷静判断,提出核心问题:“假如不做手术,再给一些时间,呼吸功能能否得到改善?”得到否定答复后,他继续追问:“如果不进行手术,从内科角度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治疗方法?”又是否定。于是,他提出:“既然手术是最好的办法,为了病人的生命,我们应当试一试。”

  事后,有人为陈绍洋感到后怕,提醒他:“要是病人下不了手术台,你可就要摊上医疗纠纷了。”陈绍洋却说:“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不能解除病痛救人危难,还要医生干什么?”

  对病人,陈绍洋总是一视同仁,从不分贫富贵贱;只要便宜药能解决问题,就不用贵重药;怕病人术中着凉,他总会为病人盖上毛毯;推不掉的红包,他总是打到病人的医疗费中。由于他名声在外,许多病人都希望他来麻醉。对此,他总是有求必应。他说:“病人都希望我来麻醉,这就是对我最高的褒奖。”

  陈绍洋的学生孙思斯说起这样一件事:有一天,师生二人去实验室,看见一位面色憔悴的老人匆匆而过。陈绍洋问她:“你知道老人口袋里装的是什么吗?”看孙思斯摇头,陈绍洋说,是干馒头啊。不少老百姓家里很穷,是带着干馒头来看病的,就想省下一点钱。我们当医生的,花病人的钱时,要像花自己的钱一样,能省就省。”

  肝移植才1个月,身体稍稍恢复的陈绍洋,就执意把病房布置成办公室,每天都要学习工作近10个小时,并用心记录着自己的病变和治疗过程。他说:“我做过无数次肝移植麻醉,但只有自己经历了,才真正体会到病人那痛彻心扉的疼。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在剩下的时间里,把自己的经验和亲身感受留给学生,留给后人。”

  刚刚50岁,陈绍洋把自己这算得上短暂的生命全都交给了病人。住院短短一个月内,陈绍洋收到上千条祝福短信,很多得到过他帮助的人从全国各地赶来探望他,他十几年前抢救过的病人还专程从美国、加拿大飞回来看他,看到这些,妻子罗兰为他自豪:“他活出了精彩,活出了自己的追求。”(完)

来源: chinanews.com

要分类页面

Loading...